国内新闻
你的位置:国产精品28P > 国内新闻 > 他官宣出柜,这都要被举报?
他官宣出柜,这都要被举报?
2022-08-05 11:16    点击次数:70

最近,韩国恋综不断出圈,弹幕上飘满了这样的发言:

"这是我可以看的吗"

"这是能拍成综艺的吗?"

不仅有男同恋综《stranger ‘ love》,更是有LGBTQ 恋综《Merry Queer》,目前豆瓣 9.3 分。

这次,内娱真没法抄:

"这个能抄吗我就问问??"

"东亚也有这样的节目了很难不泪目"

"相似的文化背景,至少有人先拍出来了"

原本节目是为了展现更多元的群体,引起思考与共鸣,但结果还是不可避免地被举报。

韩国部分保守的妈妈们开始集体抵制节目:

"如果什么都不做,我们的孩子们就会瞬间因为好奇而尝试成为同性恋。"

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言论,其中必然有很多对 LGBTQ 的误会与不了解。

无论如何抵制,性少数群体都是这个社会的一部分。

虽然要做到真正多元的社会非常难,这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,但起码有进步,哪怕只是一小步。

酷儿恋综,

这是我们能看的吗?

《Merry Queer》里面一共有三对酷儿情侣,节目组希望可以专注于性少数情侣们的真实生活,里面不仅有男同女同,也有双性恋和跨性别人士。

敏俊和宝诚是男同性恋情侣,他们有结婚登记的打算,但在韩国,同性婚姻也尚未合法。

唯一有改变的是,同性情侣虽然不能互相登记为配偶,但申请表会被受理。

知海和敏宇分别是跨性别男性和双性恋者。

当知海从女性变成男性时,他不仅要接受胸部切除手术,而且要进行大量的运动和接受荷尔蒙激素治疗。

佳蓝和圣恩则是想要进行结婚的女同性恋情侣。

世界并非只有"异性恋"。

而性少数群体,也没有什么错,这原本就只是不同的人生而已,也是正常的、普通的。

出柜对于性少数群体来说,有的是小菜一碟,是人生转换点,但也可能是最沉重的负担。他们不仅要面对来自社会的价值审视与压力,还有来自家人、朋友的误解。

虽然节目组一定程度上让大家看见了性少数者的困境,更重要的是,家长也并非能一下子接受自己的孩子是性少数群体。

家人的态度,无论是选择理解还是负面反对,对孩子产生的影响都是非常大的。

例如敏俊妈妈是躺了三天,宝诚妈妈则是无法带着这个事情活下去,也不知道到底哪里出错了。

有的家长不得不接受,也仅仅是因为他是自己的孩子,无法看着孩子受苦。

所以没有明确反对但也不赞成。

但这也是普遍父母的反应。

不需要盲目支持或美化,

他们只需要被"看见"

节目其中一个主持洪锡天,他是韩国演艺圈的首位出柜艺人,2000 年出柜后,一度被电视台封杀且退出演艺圈。

当女主持 HaNi 被锡天问,你身边有这样的朋友吗?她回答说身边没有这样的朋友。

然后被开了玩笑说没眼见力,身边分明应该是有的。

不敢出柜,并非是 LGBTQ 群体的人不够勇敢。

是因为社会过去对 LGBTQ 群体的低包容和多方面的议论,使得他们不敢表明自己的身份,传统保守一点的人甚至还会大骂晦气、好脏。

但正视 LGBTQ 不代表提倡和宣传,而是认可和正视群体的存在,给予平等的生活空间。

而且出柜后,他们经常会面临一种情况:朋友害怕会被喜欢。

正如敏俊的朋友说:"你不喜欢我就无所谓"

看见性少数情侣们的生活,许多人或许会因为陌生而觉得慌张或者别扭,甚至在想应该怎么去接受,但其实他们的生活其实就是普通恋人的模样。

不过,性少数群体所接受的考验和质疑,却比异性恋群体多得多。

不少人以为性少数群体努力一下或许就能改变性向,但其实这类发言里包含了许多无知所带来的误解和偏见。

强迫他们做不情愿的选择,就是对他们残忍的刑罚。

这就好比让异性恋者和同性亲吻并结婚一样,异性恋者也会觉得非常痛苦。

节目中有提到一点是,没有必要把所有性少数群体都想成是阴暗的、不怀好意的人,也没有必要以特殊的视线去凝视他们。

或许有人是不怀好意,但仅仅是因为那个人的原因,而不是把问题归咎于性取向。

所以,当你不了解性少数群体,那只需要把他们当成是普通人,只是大家的年龄、兴趣不一样而已。

因为爱的核心,依旧没有改变。

理所当然的事,

对LBGTQ来说并不理所当然

虽然节目的剧本痕迹部分有些重,但《Merry queer》做得比较好的一点是,它并没有以猎奇的方式来展现情侣们的生活。

它也不是单纯的恋爱观察,更多的是把他们遇到的问题展现给大众看,有些事对顺直人来说是非常的理所当然,但对性少数群体来说,却一点也不理所当然。

展现世界上还有不一样的个体,这种观察和讨论是也是珍贵的,正如一开始主持人所感叹的:

"像这样渐渐对不同给予认可了""终于这世上有了这种勇气"

性少数群体不仅要面对舆论的伤害,现实会有很多碰壁和困难。

对顺直人来说是畅通无阻的事情,但对于性少数群体来说,被拒绝或许才是日常。

例如去游泳馆去澡堂。

由于知海是跨性别男性,社会上许多基础设施或场所都没有考虑到跨性别群体。

无论是更衣室、洗手间又或者是桑拿,一切都非常不便。

包括申请婚姻登记,家长会认为同性结婚只会成为话题。

甚至在婚姻登记表格上,也只有新郎新娘可以选择,连填写都已经如此困难。

还有申请婚礼策划时,也会因为是性少数所以被拒绝。

被拒绝的理由是中间一直出现父母反对,但其实这个理由在异性恋上也发生过不少。

虽然情侣们堂堂正正地相爱了,但社会的眼光依旧不觉得这件事是理所当然。

不过,韩国从今年 4 月份起是开始接受并受理同性婚姻申请,虽然最后不会审核通过,但这也是社会进步的一小步。

蝉主之前也说过,社会从来都不该歧视性少数群体,你能理直气壮地歧视,不过只是因为你处于主流中的绝大多数。

我也知道这个议题无论在哪争议都非常大,一种被世俗道德绑架的现状。

性少数群体一直被社会被划分为"少数",甚至是"在别人看来不正常",但其实本质上不过是看似不同其实相似的恋爱。

就好像敏俊说的:"我不喜欢被当成是特别的人来对待。"

社会多元平等化的发展和进步,需要我们去正视这些问题和尊重少数群体的权益,不管是性少数群体,还是其他的少数群体。

爱终究是没有错的,所以勇敢去爱吧,去不被定义。